埃斯顿股票谢国忠:美国国债崩盘将是量化宽松终结日_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原油期货:上市一年跻身全球前三!!!
G20首尔峰会曾被认为是为中埃斯顿股票国准备的压力锅埃斯顿股票。在先期的部长级会谈之前,美国财长盖特纳指出,欧元和日元已经足够高了,新兴经济体可以限制资本流入,资源出口国可以免于贸埃斯顿股票易顺差埃斯顿股票不超过GDP4%的建议等,他实际是设计了一条针对中国的联合阵线,因为他讨好除中国...

  G20首尔峰会曾被认为是为中国准备的压力锅。在先期的部长级会谈之前,美国财长盖特纳指出,欧元和日元已经足够高了,新兴经济体可以限制资本流入,资源出口国可以免于贸易顺差不超过GDP4%的建议等,他实际是设计了一条针对中国的联合阵线,因为他讨好除中国之外的所有国家。盖特纳希望,各国会在G20峰会把矛头一致指向中国。不过,他的算盘落空了,G20峰会正在变成一场全球集体抵制第二轮美联储量化宽松(QE2)的盛会。有些家伙看来聪明过头了。

  在峰会之前,一场唇枪舌剑就已展开。德国扮演了反对QE2的领导角色,中国则很乐意表示支持。另一边厢,美国领导了致力于削减贸易盈余的运动,它得到了印度来支持它的QE2。战斗的阵营已经分清。一边是最大的贸易盈余国家,另一边则是最大的赤字国家。这是个远比单纯贸易盈余更复杂的故事。把贸易盈余列为攻击对象,其荒谬之处在于,为什么没有把贸易赤字列为声讨的对象。与其让盈余经济体做这做那,最大的赤字国家为什么不能负点责任,勒住赤字呢?

  这场口水战另有深意,我们过会继续讨论。反对热钱的战争已经打响。台湾正恢复对外国人持有本地债券的管制。韩国正考虑对外国人持有本国债券征重税。中国加紧了对外资流入的审查。中国目前大部分的外汇储备不是来自贸易盈余,而是热钱。如果政府动起真格,它当然可以阻止热钱流入。

  对通胀的战役也在升温。澳大利亚再次提升了利率。中国提高了存款准备金率。市场预计,接下来的12个月内将有四次大幅升息,我认为升息的幅度会更大。印度央行也提升了利率,特别是收紧了房地产贷款。

  当美国采取超级宽松货币政策时,新兴经济体必须控制资本流入并提升利率,以对抗通胀和资产泡沫。似乎美国的QE2已经让别人已确信,应该这么干。这么干已经有些晚,甚至对于一些国家来说是太晚了。一些新兴经济体的通胀率可能达到两位数。现在似乎流行把真实CPI藏而不埃斯顿股票报,这是一个人为拉长繁荣的把戏,但后果是严重的。

  对新兴经济体来说,负利率、巨大贸易赤字而且还在上升,是一个致命的组合。历史已经不断证明这将导致危机。巴西和印度今天就处于这个阵营中。巴西虽然保持了贸易盈余,但它太小了,不足以抵销美联储政策对商品价格带来的影响。当商品价格到达如此高水平的时候,像巴西这样的国家应该有一个像俄罗斯那样大的贸易盈余。印度正处于一个很大的赤字中,从某些角度衡量,它的真实利率已经处于严重的负水平。它的繁荣得以继续是因为美联储的政策鼓励一些投机资本来为它的赤字融资,支持它的币值。

  中国和俄罗斯一样面临通胀问题。不过,它们有大的贸易盈余,因此当美联储被迫抛弃它的政策时,它们不会面对流动性危机。但巴西和印度可没有软垫子坐,除非它们在未来几年大幅紧缩,否则,它们将在2012年危机中遭难。

  德国有足够的理由对美国的政策感到不满。10年前,它的经济曾被认为必死无疑。当时,德国经济离不开高价格的大宗商品。当东亚的中国、韩国等国家也生产与它类似的产品时,几乎没人认为德国还有机会。但德国人并没有放弃。他们大幅削减成本,甚至,令法国人惊异的是,把生产葡萄酒的成本都大幅降低了。此外,他们还创新变革,使自己的产品更依赖于知识产权,而不是大宗商品。有了低成本和价格优势,德国收获了又一个出口繁荣。但是,这次美国想把问题转为汇率问题。美国正面对很多德国以前面临过的问题,但它不去寻求重建,而是通过货币贬值的方式,找一个快速通道!

  尽管德国非常有竞争力,但它毕竟不像新兴经济体增长那样快。它也不应这样快。高的经济增长率属于新兴经济体。如果富国试图提升增长率,它将在高赤字中运行,并将损失财富。原因在于全球化。

  信息技术催生了21世纪的跨国公司,并使得目前的这波全球化不同于以往。一个跨国集团在名字和实质上都是一个公司,它控制全球帝国,就像以前一个地方企业在当地所作的。它通过对一个经济体的投资和贸易改变着世界。现在,无论供给和需求,都是全球性的。跨国公司的套利行为,使得发达国家的工人去和发展中国家的工人竞争,显得没有意义: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双方工资的差距太大了,根本无法跨越。这种张力下,发达国家的需求刺激政策将扩大贸易赤字,对就业率也不会起到大的效果。 <